白鼠狐

写出be前不更新了

无题

站在XX大学教学楼门口,望着这7层高的建筑,浩志无奈抬步走了进去。店长明显是有意撮合自己和他表妹藤原纪香。只是对方在第一次见面后就明确表示没有再进一步了解下去的意愿,更是在之前因为自己去学校接她回家而莫名其妙地发火。今天要不是店长的委托没办法推辞,自己才不愿再来这受气。
如果不是店长,自己可能没办法这么顺利地在东京生活1年之久吧。初来咋到之时,有幸遇到店长,不仅为在迷失在繁华街道之中的自己指明道路,更是给了多次面试失利的自己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走在已经空无一人的教室走廊上,越是接近不远处唯一一间还有生气的教室,心里的抵触感就越强。干脆就这么回去好了,反正那位藤原桑也不愿见到我,要是店长问起就随便编个说法糊弄过去好了。即便这么想着,无法做到出尔反尔的自己,右手还是不情不愿地拉开了教室门:"那个,藤原桑,时间有些晚了,店长担心你一个女孩子回家不安全,叫我来接你回家。"虽然在东京的这一年,口音已经不似以前在岛上时那么明显,但和土生土长地都市人比起来,发音多少还是有些不同,而且在紧张或者情绪激动时还会时不时地脱口而出几句方言。而这正是现在这尴尬处境的诱因之一,也是为何自己不愿来此的原因。
"纪香,那个操着奇怪口音的乡下小子又来找你了,怎么还没拒绝掉?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我都已经拒绝好几次了好么?难听的话也说过了,谁知道他脸皮竟然真么厚。"
"难听的话?你不一直走的淑女路线,能有多难听?你不说重点,万一他继续赖着你,你不哭死?"
"不行,我的淑女形象可不能没了,万一正好被清舟老师看到我才真要哭死呢!"
"真不知道你在瞎担心啥,清舟老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

听着她们这"轻声"地悄悄话,下意识地握紧拳头,抬到一半,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当没听见般走近几步,嘴角微微抽搐着,硬挤出一丝笑容道:"藤原桑,你看已经不早了,店长也很担心你啊,要是已经没什么事的话,我送你回去吧。"
与虽然推辞了几句,但在自己地坚持下还是不情愿地和朋友道别的藤原桑一路无言地走到她公寓楼下。
"别再来了!"说着头也不回地踱着脚走进了公寓大门。
"你当我乐意啊?"憋着嘴小声回道。回身走向车站,希望能赶上末班电车,不然走回去可得两个多小时啊。
刚才听到她们提到清舟老师,记得那是老师的雅号。不知道老师现在怎么样了,虽然时不时地从康介和父母那里听到老师的消息,来东京的这一年里却一面都没见过。原来东京这么大啊。
啊…不知道老师现在怎么样了?肯定每天都笑着写着字吧,而且听说已经渐渐摸索出自己风格的字了。哈哈,老师果然是有才能的人啊。什么都很普通的自己不加把劲的话可不行了,唯独不想被老师甩地远远的。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