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鼠狐

写出be前不更新了

错位召唤2

第二章

   "谁是乳臭未干的小鬼啊。"被对方的话语刺激到,马上反驳回去,还未来得及为自己这幼稚的行为反思就被对方下一句话噎得语无伦次起来。

   "哦?没想到你已经开过荤了么?不过这年纪还是处子也太说不过去了。"

   "开…你在胡说什么啊,怎么可能,那,那种事怎么可能做啊!"脸红着反驳回去。 

   "什么嘛,还不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嘛。小子,有喜欢的人不快点出手可是会被溜走的啊。"

   "这种事不用你操心,还有,你这家伙是谁啊?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仓库?"越说越觉得再顺着说下去,话题会被带到奇怪的地方去。

   "啊,解释起来太麻烦了,我说小子,对于圣杯战争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么?"将手上的红枪换到左手,用空出来的右手指了指地上已经暗淡下去魔法阵:"比如地上这个魔法阵。"

   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去,是那个突然出现在仓库地板上的奇怪图案,在脑中搜索了一遍,找不到一丝头绪的士郎重新抬头看向面前穿着蓝色紧身衣的男子,茫然地问道:"我应该知道什么么?"

   "切,连这个魔法阵都不知道么?竟然遇到了非正式的master,啊啊,真是倒霉。"面前的蓝衣男子一脸嫌弃地抬手抓了抓脑后的乱发,嘀咕着:"真是,要是个漂亮的女性,这种情况老子多少还能有点干劲啊。"

   "不是女性,而且一点也不漂亮真是抱歉啊。"将对方并未刻意压低声音的抱怨分毫不差的地接收的士郎,虽然对对方的说法有点不满,但是当务之急还是了解现状,一个身穿诡异紧身衣的男子凭空出现在家中可不是一件常事,而且从对方的体型来看,自己未必是对方的对手,对方似乎对女性很感兴趣,万一对方的目的是樱和藤姐的话,自己一定要阻止对方。心里盘算着如果才能阻止对方,一边确认道:"比起这些,你说的圣杯战争是什么?master是指我么?"

   "这里除了小子你也没别人吧?也不是对小子你有什么不满啦,反正我就想痛痛快快地打一场,所以master到底是什么人完全无所谓啦,只是是女性的话干劲会更大。"似乎嫌解释起来麻烦,面前的人故意无视掉了士郎对圣杯战争的疑问。

   "所以说master到底是什么呀?"

   "master就是master,就字面的意思,还能是什么?小子你放心好了,别看我这样,多少作为从者的意识还是有的,只要是master的命令的话,基本还是会去做的。"

   "基本…也就是还是会不做咯?"

   "嘛,视命令内容而定了,总不能master叫我现在自杀我就去自杀吧?好不容易现世,还没好好打一场就死了这也太不值得了。"

   "被你弯弯绕绕说了这么多,所以说圣杯战争到底是什么啦"见眼前之人完全将最初的问题抛之脑后不打算解释,士郎不得不再一次提醒对方。 

   "嘛,总之就是能让我痛痛快快打一架,所以我才回应圣杯的召唤。"

   感觉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的士郎,扭头看了下窗外的天空,已是深夜,"糟糕都这么晚了,练习也没做完。"回头看着仍是一副吊儿郎当样子的人,士郎无力的开口道:"今天已经晚了,都是男人,你就先将就下,和我睡一间房间吧,明天放学我会把客房理出来的。"

   "哦,没想到小子你虽然对圣杯战争完全不了解,但是也知道不能离从者太远的道理啊,不错嘛。"

   奇怪地看了眼对方,没有理解蓝衣男子所说的话中含义,士郎率先走出了仓库,"说起来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我叫卫宫士郎,你是?" "叫我lancer就行了。"

 -------------------

   将备用的被褥拿出来,与已经移到靠近墙边的自己的被褥并排放置,整理整齐后,士郎起身对着还在四处打量的lancer招呼道:"lancer先生,已经好了,过来睡吧。"

   收回视线的lancer信步走到被褥边上,微微弯下身子,好奇的打量着被褥"哦?这是啥?看起来比我那时候的兽皮盖着舒服多了。"

   "这是被子啦,虽然你的穿着蛮奇怪的,但是不至于连被子都不知道吧?"

   "怎么觉得被你这小子看轻了?虽然有从圣杯那里得到现代的知识,但是我那时代可没这玩意儿。从者不需要睡眠,不过难得的机会不试试就太可惜了,我就恭谨不如从命啦。"说着,lancer自然的卸去圣布骸掀起被子。 

  "你,你,你在做什么啊!?"看到对方忽然全裸着站在面前,士郎反射性地别过头去后退了两步。

  "什么做什么?小子你问的问题可真是奇怪啊,当然是睡觉啊。"已经大半个身子钻入被窝,听到士郎略显窘迫地发问后,lancer支起上半身,理所当然地看着士郎。

   "睡,睡觉那有不穿衣服的!"在说话间,士郎将头转向lancer,看着对方健美的身材,不禁心生羡慕,不知道自己要练多久才能练成这样。

   "我那时候可没睡觉穿衣服的习惯。"lancer略带愉悦地看着眼睛不知道往哪放的士郎,随口解释道,顿了顿,似乎看出士郎所想,lancer调笑地开口道:"小子,别灰心,你再努力把也能有这身材。"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被戳穿心中所想的士郎,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转过身去,将置于一旁的睡衣换好,迅速地钻进了被窝,别过身子,背对着lancer,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却不知此景早已一点不落地落入对方眼中。 "晚安,lancer。"

   "哦,小子,晚安。"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