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鼠狐

写出be前不更新了

金士脑洞1

    在士郎被切嗣收养的第二年,士郎在一次外出的时候遇到闪闪,因为第一次见面就意识到士郎是当时冬木大火的幸存者,而对其感兴趣的闪闪,很快了解到对方是四战saber的master的养子,因为对其的信念:成为正义的使者, 并且毫不关心自身这点感到有趣,想看其末路。并在几次故意为之的接触下和士郎建立了一定的友谊。相处过程中,闪闪虽对年幼的士郎有所容忍,却并未掩饰自己,不久士郎便大致了解闪闪性情,之后的多次主动接触与其是单纯作为朋友的相约不如说是为了能及时阻止对方祸害他人。闪闪在切嗣死后,与言峰断绝契约,对士郎说如果你不和我契约的话自己将会以伤害他人的方式获取支持己身存在的魔力并于士郎契约成为其从者。在五战开始前的五年间,透露了一些圣杯战争的情报,使士郎对圣杯战有初步了解,并知晓冬木大火的缘由就是圣杯的内容物,却未告知四战详情。士郎因而决定无论是否能成为master,自己都会干预五战,防止出现不必要的牺牲者。闪闪因士郎魔力太弱,之后几年都保持着幼年的样子。在五战开始前半年左右,以幼年之姿与士郎结下不直接出手干预五战,并且在士郎主动求助前不会回复其本来姿态,但若士郎向其求助,则之后会按意志任意行动,士郎不得以令咒干预。并同意士郎以令咒约束之(幼闪说:大哥哥不相信我么?士郎:不是不信你,是不信另一位)

    召唤saber的当夜,幼闪并未在卫宫家中,而是外出收集五战情报以便日后所用,因而对当夜之事并未及时得知,第二日回到卫宫家时,士郎以成为五战saber的master,对此心里有些小别扭,却被其忽略。因身戴能防止其他从者认出其从者身份的宝具,因而saber并未认出其身份。平时偶尔出口劝诱saber与樱,在樱第一次来卫宫家时便知其身份,却未告知士郎,平日里,特别是士郎对樱多有照顾时会出言暗示樱。随着圣杯战的展开,士郎对樱越来越关注惹的幼闪不爽,常打断士郎与樱的对话,提出一些类似,要吃XXX,要做XXX的要求,让士郎分散注意力。在看到远坂对士郎与樱太过亲近表达不满时曾调笑远坂(你是嫉妒了么?)却在及时使用宝具(幼闪无法使用宝具设定)救下因樱差点丧命的士郎后嘀咕能否杀了樱被远坂听到,而被反将一军(到底是谁在嫉妒)亦因回复本来面貌随之亦明白自己对士郎在意的原因,之后便直接对士郎表白(当然没得到想要的答复)并之后为了阻止士郎的自杀式行为而未分出太多时间去关注骚扰其他的master。因知道若自己对付樱会惹士郎不开心而未执行,之后将此计划抛之脑后。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