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鼠狐

写出be前不更新了

错位召唤3

第三章

次日清晨

    还有些迷糊的士郎,微眯着眼睛从被褥间坐了起来,看着边上已经叠放整齐的一套被褥,一时之间还未想起自己为何会多拿一套被褥放在一边。门被唰啦一拉开,随即一颗顶着略显凌乱的蓝发的青年随意地走了进来,穿着一身令人担忧其品味的花衬衫,同时伴随着元气地招呼:"哟,小子,醒了啊。"

    让尚有些迷糊的士郎一下子清醒过来,也想起面前之人是谁,打量着对方,[这身没品位的花衬衫到底哪里来的]

-------------------------------------

    "士郎,今天说好一起去海滩的。"面前的男人用少有带着兴奋以及期待的口气一边从一旁拿过一件没见过的花衬衫在幼年的士郎展开道:"看,为了这天,老爹特意挑选的沙滩专用服哦,也准备了士郎的份哦。"

------------------------------------

    记得自己当时脸都黑了。只是难得老爹特意挑选的衣服,实在没办法拒绝,最后还是穿这套亲子装去了海滩。

    虽然比原本的紧身服要好多了,只是老爹的衣服应该不止这件啊,怎么偏偏,"你怎么就找了这件穿啊。",无意中将心中的疑惑说出了口。

    "因为别的都穿不了啊,而且那些黑漆漆的衣服就算能穿下我也不想穿,看着就是那种没法自由行动的衣服,真不懂你们怎么就喜欢这种紧梆梆的衣服。"

    回忆着对方穿着紧身衣时所展现的傲人的身材,确实,虽然身形和老爹差不多,但是记忆中的老爹却看着比对方瘦小了许多,老爹平时常穿的浴衣以及西装估计lancer都无法顺利的穿进去吧。只是这件也太…

    看着lancer一脸对身上的十分满意的表情,打消了让lancer自己去买衣服的念头,而且lancer似乎也不熟悉这一切,还是今天放学自己带着lancer去新都买衣服吧。

--------------------------------

     结束一天的晨练,将练习用具整理好的士郎突然心中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事]但却毫无头绪。时间已经不早,士郎放弃这一瞬的思虑离开仓库,向着不远处的主屋走去。

    来到餐厅,看在lancer与藤姐和乐融融地一起说着话,士郎这才想起来之前自己忽略的事。只是对这一幕不知该如何反应而愣在那里的士郎,已经被眼尖的藤姐发现,拉到一遍开始询问起来:"士郎什么时候交了这么爽朗的男朋友,都不告诉我,我可是士郎的监护人啊!虽说士郎已经是这个年纪了,谈谈恋爱也不是不行,但是我可没教过会玩这种羞耻PLAY的小孩啊QAQ你要我怎么和切嗣解释啊!"

    "什,羞耻PLAY?"被奇怪的词击中,在反应过来这个词的涵义之后转过头去对着正悠闲地吃着樱刚端上桌的早餐的lancer责问道:"你都和藤姐还有樱说了什么啊!"

    lancer飞快地解决完盘中的食物,说了句好吃,这才漫不经心的回答士郎:"没什么啊,只是告诉她们为了保护作为master的小子你,这阵子我会住在这。" 

    "…"

    一旁的樱听到这句话后,涨红着脸,匆匆解下围裙,拎起一旁的书包,"前辈,我还有晨练,先去学校了。"便与士郎错身,向玄关走去。 

   而藤姐在其后直接一把扣住士郎,满脸子不教己之过的悔恨表情:"一直对士郎太放心了,而且士郎也和一般男生一样有着正常的AV收藏,所以没注意士郎的性趣发展,才导致今天的结果么!姐姐我今天一定会好好教育你的!不会让士郎你继续走歪的!" 

    "疼疼疼…藤姐,你怎么可以乱翻我的东西啊!"在听到自己的私藏早已被作为女性的藤姐发现的士郎,顾不得辩解自己的性取向问题,一边试图挣脱一边抗议。

    "哼哼,作为监护人,关心士郎的成长这是必须的。"一边理所当然地说着,一边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今天为了士郎你的人生,必须好好告诉你这种羞耻PLAY是不可以的!" 

     "疼,快住手啊藤姐。”挣脱失败的士郎只能试着用其他的方式来使藤姐松手“还有什么羞耻PLAY,我真的没有啊!"

     "做了还不承认,姐姐什么时候把你教成这样的人了QAQ士郎太让我失望了!" 

     见对方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辩解,士郎只能使用最后手段了"藤,藤姐,你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啊?"回头看了下时钟已经快七点了,一下子放开士郎,急急冲向玄关,留下一阵"糟糕了,要迟到了"的余音。

     lancer在藤姐离开后,才一副事不关己的离开餐桌,蹲到士郎边上,"喂,小子,还活着么?"

     ”总算得救了。“勉强撑起身体,抬眼瞪着lancer,生气中带着些无奈地道:"还不都是因为你说的那些,真是的被认为有奇怪的性趣,得好好想想晚上怎么和藤姐解释才行啊。"

     lancer一脸无趣地看着士郎在那烦恼着,打了个哈欠,"小子,虽然不知道你在烦恼什么,不过圣杯战争可是一不小心就要丢了性命的,看样子小子你还没意识到圣杯战争的严重性,姑且一问,你有什么策略么?"

     "策略?"

     "啊啊,果然没有么?我先说好,虽然一般是master决定策略,然后从者按自己的方式去施行。既然小子你没有策略,那我就自主行动了。这样小子没什么怨言吧?"

    还没理解lancer所说的内容,只知道对方似乎自有打算,而自己也完全不理解现状,交给了解情况lancer去做也更好,本想回答说先按你说的做吧,但看着对方一身花衬衫,想起自己之前的计划,便改口道:"今天放学后我打算带你去买几件衣服,一直穿着那样的紧身衣也不方便你行动吧?说不定还会传出奇怪的传闻。"

    "这件就蛮不错,我可是很中意啊。"

    "不行,这件绝对不行!"

    "为啥?"

    一时想不出理由的士郎只能胡诌道:"这,这是老爹的遗物,所以…"

    "哦哦,我知道了。"还未等士郎把话说完,lancer一脸了然地点头同意了士郎的提议。

    因为不用继续编理由而松了口气的士郎和lancer约定好时间后,lancer便叮嘱士郎,虽然白天为了掩人耳目,一般不会有master发动攻击,况且士郎所在的学校人多,按理说更加安全,但是以防万一还是将咒令掩藏起来,也不要提到lancer的事,以免被附近的master发现。而lancer自己则打算白天去寻找其他master的踪迹。叮嘱完之后,lancer便隐去了身形。虽然看不到,也不知道原理,但是士郎却能够知道lancer已经离开了这间屋子。

    吃完樱做的早饭,将碗筷洗好,摆放好,看了下时钟已经一刻超过了,士郎在收拾完后便也出门,往学校走去。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