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鼠狐

写出be前不更新了

金士存文2

接存文1,http://baishuhuhu.lofter.com/post/41c0af_7ee8782

告别了凛之后,士郎开始在各地旅行,而为了不错过士郎的末路,吉尔伽美什也一同旅行。

-----------------

     "小鬼,和我作对就这么让你高兴么?"

     随着这声让一般人不自觉畏惧的低吼,这块离难民居所不远的废墟瞬间化为平地。虽是白天,离人群集中地也不远,如此大的响动,却未引来一人,就连好事的看热闹者也未出现。

     空气中还飘散着尘灰,而站在其中的金发男子似乎对自己的成果还不满意,身后不断凭空展现出金色漩涡,而每个漩涡之中都有不同样式的武器,但却都统一指向不远处破旧不堪的建筑群。

     "小鬼,既然你敢为了这些杂种对我刀剑相向,那就是作好付出相应代价的准备了吧。"

    而在男子释放出武器的前一刻却被一个生气中稍带无奈的声音打断:"吉尔,你能不能别每次都弄出这么大动静,你知道我不擅长这种事情的处理啊。"似乎没注意到金发男子的意图,一副佣兵打扮的少年缓步靠近还在生气的男子。

    "我知道你是好意,只是你从者的身份一暴露,我还得想办法消除他们的记忆。比起魔法,都付那些人要简单得多了。"

    "哼,只要杀了他们,问题就解决了。你就是因为这种温吞的做法才总是被缠上。"被叫作吉尔的男子收起身后的武器,转身面对已经来到身侧的少年。才二十出头,青年身上少年时代的青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似有若无的沧桑感,只有眼中坚定的目光未曾变化,无论在各地的游历中经历过多少失败绝望,眼中的信念都未曾动摇过。

    早就明白面前的青年是这种死脑筋,当初也是因为青年执着于这份无望的理想的行为能愉悦到自己而待在青年的身侧。但是不知不觉对青年的感情产生了变化,第一次意识到是在自己下意识出手斩杀企图偷袭青年的孩童后,青年不识好歹地对自己拔刀相向,而当时自己心理竟有一丝委屈,在理解自己这一感觉的同时,开启王之财宝,对着青年放出数件宝具,直到将对方逼退才停止。

    望着身侧青年的面容,回想着明白自己感情时的荒唐作为的金发男子--吉尔伽美什--一边感叹这第几次自己这样去迁就对方,一边拍去肩上散落的尘灰,不顾仍在不停说教的青年,直接从对方的身侧走过,向着前方不远处的居住地走去。

    "切,这件衣服也已经不能穿了么?"

    "什?吉尔,这件衣服根本没坏,不过是粘着点灰尘,洗洗就能再穿了,不准扔了。给我,我洗干净了还你。"本还想继续说什么的士郎,在听到对方错身走过时的低语,顾不得继续,连忙追上已经走远的吉尔伽美什。佣兵打扮的青年--卫宫士郎--生怕对方趁自己不注意,不,应该说,就算是在自己面前对方也会毫不犹豫地将这件衣服丢弃吧。

    只是勤俭惯了的士郎无法接受吉尔伽美什这种浪费的做派,只得在对方将衣物丢弃前,先行回收,洗涤干净,再还给吉尔伽美什。虽然对方说要将之丢弃,但每次士郎洗干净后还给对方,吉尔伽美什也会收下,之后也能见对方穿。

    发现这点后的士郎,多次成功的阻止了吉尔伽美什的浪费行为。只是,即便旅行时几乎时刻在一起,但吉尔伽美什总是有办法在士郎不注意时将自己已经看不顺眼的东西丢弃或是像这次一样,在士郎监视的间隙成功的脱离士郎的视线,做一些触及士郎底线的事情。

-------------------

    再次成功阻止吉尔伽美什的士郎,将洗涤干净的衣服还给对方。

    "这种无谓的事情,你还打算做多久?"

    "是不是无谓,我自己会判断。"没收到道谢,早就在意料之中,应该说如果真的听到谢谢,士郎反而会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还有谢谢。上次如果吉尔不出手的话,我已经死了吧。"

    "真是难得,小鬼你终于开窍了么?"

    "喂,你别得寸进尺啊!"对于最近吉尔伽美什开始的时不时的肢体接触,士郎在多次抗议无果后,只得无奈的放弃了,反正对方过会就会自己离开。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