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鼠狐

写出be前不更新了

红线2 影山视角

    中三最后一场比赛,县大会半决赛,被队友拒绝,被换下场,最终输了比赛。

    还想参加更多场比赛,还想继续站在球场上。他们只要跳地更高,跑地更快,按照我的指示,打到我的托球就能轻松地甩开对手的拦网,一直赢下去。但是为什么,没有听到意料中的打击声取而代之的是听到球落地的声音,没有任何人跟进上来。明明还在比赛中,之前环绕耳边的观众的加油声,在这一瞬间只剩下了球不断滚动的声音,周围的一切都褪去了色彩,第一次对传球感到恐惧,原来传球的前方无人是这么可怕的事情。

    离国中最后一场比赛已经过去一周多了,按学校规定,中三的队员在比赛结束后必须退队备考,接触排球的时间比以往减少了很多,偶尔不经意间回想起最后那场比赛中被队友拒绝的场景,那份恐惧感仍无法摆脱。自从接触排球后第一次害怕打球,害怕再次见到传球前方无人的场景,但即便如此仍是不愿意放弃排球。

  “谢谢指导”对着班任鞠躬,关上教员室的拉门,孤身走在热闹的走廊上。刚被老师告知县内有名的排球名校青城的教练来打招呼,希望我能去他们高中就读。能被名校邀请对于成绩不好的我来说是一件幸事,而且北一的排球队员很多最后都会选择去青城就读,队里的金田一和国见似乎已经决定被保送青城了,而青城的现役队员里面也有之前北一的前辈,包括总是喜欢作弄我的及川前辈。一直配合惯的队员继续在一个队伍里,一般来说对队伍的稳定更有利。可被攻手拒绝的恐惧仍在,和他们再次同队也不会得到更多的提升。为了能更好地继续我的排球生涯,麻烦老师转告青城我的想法,便在志愿里填写了县内排球第一的强校白鸟泽,其次便是听说名教练回归的乌野。

    为了考上白鸟泽第一次尝试着努力学习,虽然很多东西完全不明白,但每次无意间看到绑在小拇指上向远方延伸的红线,脑海中便浮现出那个小小的身影,想到高中后又能在网的对面见到他,不知为何心中涌起一股雀跃。为了能继续打排球,为了能再在球场上遇见他。不过是考试而已,努力去做就行了。

    虽然这么想,但现实总是残酷的,在白鸟泽的录取名单上来来回回寻找了三次,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不死心,再次从头至尾细细地看过一遍,仍是没有。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便是我落选了,带着不甘、气愤、失落的心情坐上了去往乌野的公交。可恶,明明只要打排球就好了,那些无用的东西为何也要学。一路带着不安来到乌野,若是在乌野的榜单上也没有自己的名字,难道不得不去那些弱校了么,这样的话整个高中都可能与全国大赛失之交臂。不,有我在的话,就算是所弱校我也能带着他们去往全国,只要他们按照我说的去做,跳地更高,跑地更快,配合上我的托球甩开对手的拦网,就能一直赢下去,在全国大赛中取得冠军。

    来到乌野,已是接近黄昏,看榜单的人还没散尽,仍有人三三两两的站在榜单前抬头寻找着自己名字。轻松的走到前排,从第一个名字开始一个个看下去,生怕漏掉而看得缓慢。这次一定能在录取名单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不知过去了多久,越来越接近榜单末尾,却仍没找到自己的名字,再次落榜的恐惧渐渐在心中扩大,真的连乌野都没考上么。在不甘心得打算重头再找一遍的时候,终于在倒数几名中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呼,松了一口气,感觉浑身脱力似得,没能进县内最强的白鸟泽多少有点失望,不过在有名教练的乌野也不错。

----未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