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鼠狐

写出be前不更新了

【昴尤】时差

写的好好www

沐羽:

给醉千的生贺,写得有点赶而且还是迟了orz有时间再慢慢改改吧
千醉千生日快乐♪(^∇^*)


========


“哟,尤里,晚上好。”
黑发少年走出门,就看见正在上楼梯的尤里乌斯,楼道橙黄色的灯光把他身影放大落在墙上。
“晚上好,昴。刚回来时看见乌冬面店特价,一会你饿了也许可以考虑那家的外卖。
“哦哦,特价吗,感谢~”
说话间尤里乌斯已经走到了昴面前,对黑发少年点了点头后走入了昴住处旁边的房门。
昴和尤里乌斯是暂时的邻居关系。说暂时,是因为两人都处于刚出来工作不够钱买房,又由于种种原因不方便住在父母家,于是租来的住处。
昴的工作是固定的夜班,而尤里乌斯的工作则是在白天,通常昴出门的时候会碰见工作了半天疲惫回来的尤里乌斯,而当昴清晨下班回家时,则会碰见出门去工作的尤里乌斯。
短暂的交集并不足以发展出友谊,两人都只是仅仅知道对方名字的程度礼节性地问好而已。昴开始留意尤里乌斯的是一次上班时,尤里乌斯正坐在楼下的休闲椅子上和别人闲聊,昴经过他们身边时正好听见尤里乌斯说,不,在这个问题上我不认同,我更认同艾米莉娅小姐的观点。
昴突然站住了,停了几秒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浓重的夜色下当然是什么也看不清的,但他还是站了一阵,既想搭话又觉不妥,于是转身继续往工作处走。
总有些东西会这样,只要一句随意的话语就能让内心激动雀跃不已。因为内心知道,这样的话语是多么的难得,自己曾经为了寻找相似见解的人,一次次小心翼翼、欲言又止、闪烁其词地试探,得到的却总是意料之中的、最不想听见的答案。
艾米莉娅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女性文人,有点类似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也有点类似明星,不过既不是娱乐圈的喜欢坐青年导师那类。昴与她未曾谋面,但是感觉心有灵犀,许多观点都不谋而合,感觉这girl简直如天使般可爱聪慧。但是艾米莉娅在多数人眼里并不讨喜,流传最广的谣言,便是她与之前国家打压下去邪教“魔女教”有很深关联。如果昴对别人提起艾米莉娅,多数人都会反应到那个邪教头子而厌恶她。久而久之,昴甚至没有勇气去主动提起与艾米莉娅碳相关的话题。
正是因此,当终于听见寻求的话语被理所当然说出来时,尤其是不经意间忽然在耳边想起时,这份惊喜就加倍了。
下班回住处时,昴正好看见尤里乌斯出门,忍不住地,他还是冒失地提起了话题:“你对……那位小有名气的艾米莉娅看法如何?”
尤里乌斯因忽然被询问了这样的话题而有些吃惊,不过还是如实回答了:“我支持那位小姐到目前以来的观点,并认为那流传很广的、认为艾米莉娅是邪教教徒的说法是谣言。”
“我也……!说来有些不好意思,昨晚上班时听见你说了几句相关的话语,因为对艾米莉娅有好看法的人实在少,所以……”
“原来如此。”理解了昴心情的尤里乌斯微笑着点头,“那位小姐的理念不是现在世人的偏见能埋没的,总有一天会被更多人理解吧。”
从那以后,两人的话语不再局限于礼节性的问好上,也会聊聊其他,比如对艾米莉娅最近慈善事业的看法。不过这种聊天因为只是两个上班时间完全不同的人门口见面时闲聊的,通常只有几句。如同两个住在不同时区的人,被时差所隔膜,一个白天说一句另一个晚上回一句,一段对话要进行上几天,但倒也乐此不疲。
“呜啊,困……啊啊,尤里早上好。晚上时我发现了一本杂志,感觉历史专栏里的文章不错。后面还有篇关于艾米莉娅的文章,难得的是正面评价呢。”昴边打哈欠边递给尤里乌斯一本杂志。
“非常感谢,我会细看的。”尤里乌斯点头接过,然后昴走进房间关上门,尤里乌斯也关上门走出去。
这样的日子一成不变地过着,直到……不,没有直到哪一刻这回事,改变都是渐渐的,只是微小得难以察觉指出,直到点滴都堆叠起来,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才会出现剧变般的一刻,对于昴和尤里乌斯来说,变化的标志便是一个夜晚时的询问。
“安娜塔西亚?”昴听见问话愣了愣,“名字是听说过啦,是政客吧?似乎还是商人来着,不太了解,不感兴趣。怎么了?”安娜塔西亚似乎在某方面与艾米莉娅处于对立派系。
“……稍微有点在意,感觉她就是我一直憧憬出现的领导者呢。”尤里乌斯神色认真。
尤里乌斯渐渐开始关注安娜相关的动向,甚至开始与相关的人员往来,昴本来并不放在心上,却有次发现了尤里乌斯字推荐别人一篇造谣艾米莉娅的文章。
“你居然推荐这种东西?这个作者就热爱造谣,你不是不清楚!”
“我觉得这篇文章还算客观。”
“是吗?你看看这里'艾米莉娅通过在高层的某官员(真实身份是邪教教徒)打压反对她的人',是去年艾米莉娅就摆出证据解释过的!”
“这样吗?是我思虑不足了……抱歉。”
然而,尽管昴这么说了,下一次依然看见他会阅读推荐这方面文章。
毕竟是对立派系,接触到也毫不出奇,就算昴提出异议,尤里乌斯也只会回以“多听取各方面评价总是好的”之类的话语。
但是造谣总是比辟谣容易的,有恶意的人只需要随口一说,辟谣却需要各种证据,本来,特异观点需要特异证据,举证责任本在造谣者,但是多数人并不会关心这些东西。何况比起严肃正经的辟谣,总是谣言更容易传播。
当然,尤里乌斯希望达到客观所看的文章,并不是那些说艾米莉娅淫荡的低俗谣言,然而可怕也正是在这里。可怕不是在于全错,而是夹带私货半对半错,这比前者更能使人相信,更难分辨错处。
在尤里乌斯印象中,节日到来时,自己只是编了段小曲来小小恶搞一下昴,顺便加了些身边的人物和艾米莉娅,昴就认为尤里乌斯侮辱了朋友非要自己道歉,实在是无理取闹。
在昴的印象中,自己曾向尤里乌斯说安娜行为的不妥之处,结果尤里乌斯百般维护。却不见他因此不对艾米莉娅求全责备地为了“客观”去看艾米莉娅的谣言。虽然早就察觉尤里乌斯有这一面,以前谈起历史英雄话题时,面对兴奋的尤里乌斯,昴说起英雄的缺点尤里就会努力替英雄辩解得甚至抛弃原则的地步,比如“也不是不能理解当时背景有点人渣”什么的,虽然当时觉得好笑,但当对象不再是渺远的历史人物,而是自己在意的人时,这就成了一根锐利得能伤人的刺。
虽然没有言明也没有吵架,但昴与尤里乌斯的关系确实逐渐生疏了,问候语又变回了简单的礼节性话语。
虽然说交朋友不是找政治盟友,不需要观念立场一致,但也要有别的方面共鸣,对于由艾米莉娅这个话题建立联系的两人,桥梁断了,沟通自然也断裂了。
昴好些天没碰见尤里乌斯,一问房主,才知道安娜塔西亚注意到了尤里乌斯的活动,把他拉入自己派系让他到安娜的企业工作了。
过了不久,昴收到了自己发出去已久的、应聘到罗兹瓦尔处工作的回音,自己被录用了,工作处离租的住处很远,看来也需要搬迁。
收拾房间物品的时候,昴想起来,自己曾经设想过,等自己换工作了,不再是夜班,说不定可以打破时差隔膜与尤里在闲暇的夜晚有更深的交流。
但昴知道,现在隔膜着昴与尤里乌斯的东西,已经不仅仅是时差了。


======END======

评论

热度(15)

  1. 白鼠狐沐羽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好好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