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鼠狐

写出be前不更新了

Grasi大生贺 RE0

@寫昴尤真特麼開心啊  生日快乐www
感觉ooc的不要不要的qwq。希望别介意///////
菜月昴视角


    昴和尤里乌斯是邻居,但也就是偶尔在楼道里见个面的程度,虽然每次尤里乌斯都会礼貌性的打招呼,但不擅长与人相处的昴总是装作视而不见。

    真正意义上算得上说过话,是在某次周末,昴准备出门购买食材时候,在楼下见到对方和自己的喜欢的前辈相谈甚欢。不经思考就冲上前去分开两人,还单方面认定对方是在性骚扰,虽然明白是自己在无理取闹,但就是无法阻止难听的话语不断从口中溢出。而这段不愉快的‘交谈’也在前辈--艾米莉亚的制止中落下帷幕。

    是的,昴和尤里乌斯能算得上交集的只有这一场不愉快的单方面的争吵。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站在新房子的客厅中,看着紫发青年指挥着搬家公司的人不断将东西搬到指定的地方,菜月昴对自己在诱惑面前的不坚定再次感到深深地悔恨。

    自那次以后,虽然尤里乌斯还是会碰面后礼貌的打招呼,但心中有愧的昴却只是装作没看见快步离开。

    不久后,昴因为公司搬迁问题,开始寻找起新的公寓。昴翻阅着租赁杂志,低头走在过道上,耳边忽然响起一个优雅的男声:“你是打算找新的房子么?”

   “是啊,公司搬迁了,正好想找个比现在更大点房子”意识到说话的对象是谁后,昴立刻摆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和你有关系么?”

   “正好我也有这个打算呢,不如两人合租,平摊下来,租金也能便宜些。”

   “我可没这打算。”

    而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的昴,几天后被尤里乌斯敲响了家门,并半强迫的被带去看了新居。

    无论是房子的面积,离公司的距离,周围的设施还是价格(当然只是一个人承担的话,对昴而言还是一个难以接受的数字)都无可挑剔。明白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的道理的昴,在内心挣扎了半天后,在进门前对着同样准备回屋的尤里乌斯掩饰般的大声说道:“办手续的时候记得叫我。”

    尤里乌斯微微愣了下,大脑才将刚才的话语处理完毕。看着边上被主人用力甩上的大门,淡淡地微笑展现在尤里乌斯的脸上:“知道了。”



    同住一屋之后,昴没想到和尤里乌斯相处得还算愉快。虽然一直对对方换房的理由好奇,只是觉得即便对方似乎毫不在意,但之前那次不愉快的‘交谈’总是自己心中的一根刺,放不下面子问不出口。而即便不问,很快昴就明白尤里乌斯想换房子的理由。

    才短短几个月,屋子里的书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客厅也新添置了一个书架。虽然昴因此对尤里乌斯热爱读书这点有了充分的了解,但是对方这样毫无节制的购买书籍多少对昴造成了一些影响。周末本想睡个懒觉,结果一大早就被快递吵醒--尤里乌斯习惯性周末早餐后出门散步,顺便逛逛书店--无奈爬起来开门,结果是对方网上订购的一套漫画;尤里乌斯喜欢把准备看的书先堆在一起,一本本从上往下看,而昴经常迷迷糊糊起夜,路过客厅时的时候被书堆绊倒。还有其他各种,让原本就对书不怎么感冒的昴,不知不觉中对书产生了极大的怨念。

    虽然还是会厚颜的问对方借阅漫画和轻小说--这方面对方意外的和自己胃口一至,也被对方推荐了不少人物传记,文学书籍,也都是能让昴看得入迷--但在第N次被绊倒后,昴终于忍无可忍的去找尤里乌斯理论。




    如此小打小闹的度过了半年,昴也从一开始的别扭变得能和尤里乌斯谈笑自如。而在这年的忘年会上,艾米莉亚特地过来询问昴与尤里乌斯相处得如何,虽然之前也有询问,但是当时的昴由于内心的嫉妒对此避而不谈,甚至一被提及,对艾米莉亚也没有好脸色。也许是注意到昴的变化,这次才又旧事重提。知道艾米莉亚是担心自己,昴说出了自己正和尤里乌斯合租并且相处还算愉快。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尤里乌斯之前就经常和我提起昴呢,说担心昴这样下去在社会上很难混下去,希望能帮到昴什么的。虽然一开始并没有说明是谁,只是说邻居,但在那次之后,我就知道,尤里乌斯一直在关注的人肯定是昴,因为尤里乌斯一直用…”似乎在思考用什么词来形容比较好,艾米莉亚歪着头停顿了一下,“对,宠溺的眼神看着昴,明明昴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但尤里乌斯完全没有生气的感觉。昴来之前也是,尤里乌斯是在向我询问怎么才能更好的和邻居交流,明明在与人相处方面他比我厉害得多。所以昴能和尤里乌斯好好相处真是太好了。”

   “艾米莉亚碳,温柔这个词不是这样用的啊!”

   “但是,那时候尤里乌斯的眼神真的很温柔啊?啊,大概是宠溺?”

   “更不对了吧!”

   在和艾米莉亚结束谈话后,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情,忍不住心中疑惑的昴,匆匆和领导告了假,往家里一路狂奔。

   粗鲁的打开房门,鞋也没脱就直接踏着地板,来到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的尤里乌斯面前质问道:“尤里乌斯,你这家伙,不会一开始就策划好了吧?才不要你多管闲事呢。”

   “欢迎回来。”听到声响,把头从书中拔出来的尤里乌斯对着昴微微笑道:“我回来了,这是进门时最基本的礼貌哦,对这个都做不好的你,我能有什么企图?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呢,昴。”


评论

热度(5)